[PABC CHINESE] Worship God by Receiving, Enjoying and Feeling Him

領受衪、享受衪、感受衪
蔣吳蘊蘭

原載於2011年三月《傳揚福音雜誌》

「媽,讓我來讀點東西給你聽,好嗎?」

有氣無力地,我微微點頭。孩子先把兩個枕頭墊在我頭下,再翻看床邊的書報,最後拿起那唯一中英對照的靈修日引,隨手一翻,清一下喉嚨,開始朗讀。

母子同敬拜

那是2003年暑假,前兩天我才作完一個大手術,正躺在醫院病床上,傷口非常疼痛、全身無力、半睜著眼,看著我的心肝寶貝,心中隱隱為身體的復原擔憂。

聽兒子讀了一篇又一篇,我的心漸漸平靜安穩。他雄厚的男中音讀出神的安慰,我心中湧出一股暖流,甜蜜地想:「兒子真的長大了,念完大學二年級,回家幫忙父母從大房子搬到小房子,真不簡單。現在又跟爸爸輪流到醫院陪我,這樣的孩子我夫復何求?」

突然間,他露齒一笑說:「媽,這篇文章引用詩篇四十六篇第10節耶!」

他讀著讀著,我很興奮的說:「你知道這是可以唱的嗎?」

他還在點頭時,我已迫不及待地唱起歌來:「Be still and know that I am God.(你們要休息,要知道我是神!)」

他也自發地配上和音同唱第二句、第三句:「Be still and know that I am God, Be still and know that I am God.」

母子倆一遍又一遍地用英文唱《安靜思想:我是真神》。就這樣,我們在醫院病房敬拜神,一同領受神的真實、享受神的同在、感受神的大愛。

往下幾個禮拜,我在家靜養,足不出戶。第五週,母子一同參加凌忍揚博士指揮的百多人合唱團,練習用普通話唱韓德爾的《彌賽亞》神曲,每天披星戴月、早出晚歸。第一天,我累得必須跟鄰居提早回家,讓兒子留下來繼續練習。

兒子是僅有的兩三個美國土生土長詩班員之一。雖然看樂譜沒問題,但中文字實在很難,他幾次想放棄。我們全家向神禱告,由丈夫一字字地讀出來,他寫下注音符號。母子倆利用每天吃中飯時,抽空練習,由我這廣東人幫他惡補普通話。感謝神,經過一星期的練習,他的普通話和我的身體都大大進步,終於與詩班在三藩市聖瑪利亞大教堂一同歌頌神,哈利路亞﹗

詩班的學習

我從小喜歡唱歌,但被批評幾次後,就再不敢在人面前唱。 1989年信主後,自然地在崇拜及團契中開口揚聲高唱,完全是神的恩典!1990年底因一句「不會唱《哈利路亞頌》沒關係,只要有心、肯學就行」而參加了教會詩班,每週練,每週唱,心滿意足。遺憾的是,開始服事兒童後,因時間上的衝突,不得不離開成人詩班的事奉。

不料,2001年九月,竟有機會參加凌忍揚教授帶領的中華教會崇拜音樂學院的詩班,每週四晚上,就在我信主及事奉的教會,與灣區眾教會的弟兄姐妹一同練習。主的僕人用身教和言教提醒我們,獻詩不是表演,領詩不是講道,敬拜讚美的目的是把人完完全全帶到神的寶座前。那幾年我也參加營會學習領唱技巧、詩歌選取配搭及如何透過讚美詩傳達信息。雖然是帶領兒童用英語崇拜,隨著音樂又唱又跳,也不忘記最重要的是領敬拜者的心態,要尊主為大。自己先被感動,才能帶別人領受、享受和感受衪。

我只會唱歌,但兒子還會拉大提琴、彈吉他、打鼓和彈鋼琴。母子各在不同的地方,用不同的言語,帶領不同年齡層的會眾敬拜神。隨著丈夫到一個小教會事奉後,我開始在國語崇拜中帶領敬拜讚美。後來聚會從下午改到早上,崇拜與借用場地的英文教會同時進行,我就帶著華裔初中和高中學生參加英語教會的敬拜。大概有一年半之久,與其他種族一同讚美神。因為常跟年輕人在一起,若是不說,別人還不曉得我已是當了奶奶的人。

一生敬拜神

事隔多年,那天在醫院與兒子二重唱的場景還深印心裡。正如兩千多年前,主耶穌對撒瑪利亞婦人所言:「……你當信我。時候將到,你們拜父,也不在這山上,也不在耶路撒冷……那真正拜父的,要用心靈和誠實拜衪,因為父要這樣的人拜衪。」(約四21-23)

那年暑假與兒子同唱《彌賽亞》神曲,直到《53─尊崇被殺羔羊及阿門頌》,畢生難忘。

「衪配得權柄,與豐富,和智慧,能力,得尊貴,並榮耀,和頌讚。」願我一生是個敬拜神的人,願一切榮耀和頌讚永永遠遠歸給衪!

蔣吳蘊蘭師母是家庭婚姻治療師和Parenting ABC創辦人,熱衷幫助講普通話、廣東話和英語的父母與美國出生的孩子相處、得以享受和正面影響他們。